首 页
华人新闻
华人综艺
 
 
 
     
用户名:
密  码:

 
 
 
 
您的位置:首页华人文萃书品人生
 
中国商人在巴格达:我的每个房间里都有枪

  据《纽约时报》11日报道,巴格达第一家地道中国餐馆的老板陈宪忠,勇气过人,在伊拉克生意场上也还算是春风得意。然而,就在不到两周前,他的餐馆外发生了自杀性汽车炸弹爆炸事件。是走是留,陈宪忠一时难以定夺。而这个执著的中国商人所面对的两难境地恰恰折射出伊拉克目前持续动荡的不安局面。

  初入战地,身手不凡

  巨大的爆炸威力震碎了玻璃,尸体残骸散落到餐厅内的各个角落,一只断脚掉到外面的人行道上,汽车的一只轮胎被炸飞后砸在餐馆的二楼地板上。在巴格达的“宴龙湾”餐馆受波及,陈宪忠只好关闭了他的其他两家餐馆和酒店。他说:“到处都是尸体碎片,就连屋顶也没有幸免于难。”现在,他只对少数老顾客做一些外卖生意。

  现年53岁的陈宪忠凭借坚韧的个性,先后在全球许多城镇开办了“金宫”和“湖南苑”连锁餐馆。这位硬汉出生于中国东北吉林省的一个铁路职工家庭,“文革”时期参军入伍,曾就读北京大学。当时学习英语的人很多,但陈宪忠出人意料地选择了阿拉伯语。他喝了一口绿茶后说:“当时只有15个学生学习阿拉伯语。”后来,陈宪忠曾出任过中国一家军工企业驻巴格达代表。

  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陈宪忠留在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1999年返回伊拉克。在“石油换食品”计划中,他负责在联合国决议许可的范围内伊拉克与中国的贸易往来。2001年,他辞去工作,开始下海经商。陈宪忠在中东地区所销售的商品可谓面面俱到———小到奶粉大到反坦克导弹。虽然在1991年他改信了伊斯兰教,但他的书架上还是摆着一个“中国财神爷”。

  伊拉克战争爆发前,他的生意大有起色。就在他离开伊拉克仅三天后,美军就开始了对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轰炸。当时,价值150万美元的中国纺织品货船还停泊在伊拉克的南部港口乌姆盖斯尔。由于战争已经打响,因此能不能收到货款成了大问题。两周以后,巴格达全线崩溃。就在这时,陈宪忠却意外地收到了全部的货款。

  此后,陈宪忠抓住了战后的有利商机,在巴格达主要购物区萨杜恩大街创建了中国城,销售价格便宜的中国商品。紧接着,他在伊拉克国家大剧院附近开办了中国餐馆“宴龙湾”。餐馆内设有皇帝专用的高背椅和中国宴会时使用的圆形餐桌。2004年,他又相继在商业城建了一家小型连锁餐馆和一家小酒店。这时,其他一些胆大的中国人也乘车从约旦来到巴格达(这种旅行不需要签证,只凭勇气就可以穿过边境)。在相对比较安全的巴格达“绿区”,陈宪忠和这些中国人开办了一家餐馆。他表示,这家餐馆还有着一个双重身份———按摩院。

  巴格达的中国餐馆数量不多,其中生意火爆的更是寥寥无几。中餐馆的主厨都是伊拉克厨师,只供应少量不地道的中国食品。陈宪忠说:“我一定要开一家伊拉克有史以来最好的中国餐馆。”为此,他特意进口了四集装箱面粉、调料、酸菜以及其他中国式的厨房用具,这些材料足以满足餐馆(400个席位)的需要。

  开车买菜,险遭绑架

  随着巴格达不断步入正轨,他的生意也就越来越火。然而麻烦还是来了。2004年,一批在伊拉克工作的中国工人被绑架,面临被砍头的危险。虽然最终获得了释放,但陈宪忠的4名厨师中有两名还是因为害怕返回了中国。此外,餐馆销售酒水的危险系数也大大增加———伊拉克的什叶派教徒和逊尼派教徒开始加征新税种。

  2005年3月,陈宪忠驾驶奔驰车前往菜市场途中,一辆破旧的大众轿车突然挡住了去路。三名男子跳下车,手里拿着枪,强行把他按到后座上。陈宪忠大喊:“钱、车都给你们。”但这帮歹徒要的是人不是车。他奋力反抗,脑袋被枪托狠狠地击中,鲜血直流。所幸的是,附近的居民都认识他,一些店主拿着枪走出店铺向歹徒开火。歹徒们跳上车跑掉了。整个袭击过程中,陈宪忠足足被拖出了12码。

  在医院呆了两天后,他返回中国接受治疗,休息了整整一个月。令人意想不到的是,5月份他又回到了巴格达。现在,没有全副武装的警卫保护,他绝不自己出门。

  留与不留,左右为难

  就在袭击事件发生几周后,他的一名中国雇员在给工人送工资的途中遭遇歹徒,汽车和5万美元现金被抢走。7月30日,伊拉克国家大剧院附近又发生了自杀性爆炸事件。餐馆的玻璃被巨大的爆炸震碎,大部分天花板也被震了下来,幸好当时餐馆内没有人。透过破破烂烂的窗户可以看到,带有真丝提花绸坐垫的龙椅,冷冰冰地呆在饭桌旁边。此时,情况已经变得极为恶劣。陈宪忠说:“我很害怕那些疯狂的人。”随后他关闭了饭馆和酒店。目前,还有两名厨师在一个小厨房内工作,他们做饭的工具是一个使用丙烷的四炉头煤气灶。陈宪忠将近50万的投资只收回了大约三分之二。之后,他决定搬到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居住区,那里更安全一点。由于通往库尔德人居住区的道路充满了危险,货物只好先留下来。每天夜里,他与厨师和其他四名中国工人在楼顶上看管着货物,另外一些伊拉克警卫彻夜在楼下监视。陈宪忠说,他的每个房间里都有枪,其中一把AK-47放在桌子底下,另一支柯尔特式45口径左轮手枪放在桌子的抽屉里。他打开柯尔特式手枪的枪膛后说:“这里已经没有安全可言。任何时候我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结束生命。”接下来,他的话显得有点自相矛盾———他曾表示不在乎钱,但现在却又不愿意离开。陈宪忠解释说:“我是要离开伊拉克,但是不能就这样放弃我的一切!”

  但他仍表示:“我喜欢这个国家,因为我在这里第一次赚到了美元。”也许他是要劝说自己选择继续留下来。
 
  来源:  北京青年报  
 
Copyright©2003 香港华人万博有限公司
E-mail:webmaster@overschinese.com